为了清洁
六个人
挂在对面
这幢楼的玻璃外面
玻璃真的会干净吗
在这边
三个艺术家(一般是那么称呼吧)
可能也有点
勉为其难的
在做了艺术直播后
现在与我
坐到了
一桌

据说有20万人在看这个直播
因为要进来见朋友
我经过了那些摄像机

两个朋友在那
后来也在那一桌上
开幕式就要来临
我说先去吃个面,一会完事儿联系吧
他说出口也在这边
于是我再次经过了那些摄像机
这次是从它们的后头

出来后
还不如来的时候
两罐福佳
拿到第二罐后
我看向罐子上的产地注明
哦,是韩国,有些果然
在我喝过的该牌子啤酒里
韩国产的,不如原产好喝
怎么不好喝,太香了,而且不是耐喝的
那种香,按理说,有喝不错了
但第二罐没喝完
在有些闷热的下午路上
我已经决定呆会不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