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
云很漂亮
灰色重要又不重要
光来了
太阳露一下
风来了
昨天是强对流
现在是弱流动
如果对称可恶
那其他也很容易
进入
或出去
如果有天
是海边的一场雨
下完雨后
如果是差不多的天
如果不是因为记下的
这些
我本可以
离回想这一天
更远
而远有远的虚弱
如果说近
那也只是
一层虚弱的经验
我想
我想听到不错的浪涛声
可以在边上
可以在海里,咀嚼里
鱼的牙缝里

再也没有机会
跟鱼说让我像个擦洗大楼玻璃的擦洗工一样
擦洗你的牙齿吧
没有脏
更没有抹布
如果吃饱了
容易撑着
撑着时
难道就要向谁讲解
什么不什么明天
幸亏那样了
幸亏有个头
在气泡开裂前
它可以没有那么多
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