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花的法官
带着他对被告的爱意
接近被告的位置
被告吐出一口浓痰
没有摆脱地心引力
黏在法庭的地面上
只是一口痰
想吐就吐了
在痰的重量里
天花板的模样
只有个大概
但法官的爱意
已发生惊人的切换
热啊
真热
那已是他
在家心平气和的时候
作为体感动物
他有权表达体感
下一桩案子
在上一口痰的波纹中
哼着法官大人博闻
但也已昏花的耳朵
听不着的隐秘旋律
抵达
法律之都
法庭信箱
信箱内
其金属材质
背阴面
一只不知好歹的虫子
已在那里学会了独处一穴
它学会了哲学
学会了文学
学会了很多
在法庭门口
来往人员与车辆的喧嚣
与阴阳合谋附近
它学会这些
已相当不易了
黑暗中的小虫
只是缺少必要的食物
案件信封的投达
又给它提供了
吃的
玩的
体会的
擦屎的
轰隆隆的雷雨声
带着信箱外的雨点
还给它带来了喝的
只是
另一只
将入未入
信箱黑暗
的小蜻蜓
趴在信箱入口处
在讲解了一出
关于蜻蜓飞翔
与大疆无人机飞动
的相似之处
的故事

突然也充满爱意的
加大了秉直的声量
这种声量
小虫已经不得不
被振到许多了
很奇怪
有时是空气里
有时是意念里
这时是习惯中
一口小虫的浓痰
吐到了案件信封
的褐色脸面上
它爬行了几下
正欲投痰自尽
还没有等它反应过来
法官的下属
就打开信箱
取走了信封和信封上的它和它的痰
它和它的痰
随着案件的进展
来到法官还没有擦干净体液的桌上
在他无暇注意到的它的痰的反光里
它飞动起来
在靠近窗户的位置
它见到了
数天以来
最耀眼的光
纱窗挡住了它
一个喷嚏后
法官看似匀称
实则大腹便便
的手
代表命运之爪
捏死了它
他洗洗手
这下倒好
跟手有关的
多件事情
在完成后
倒可以一块
洗洗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