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担心什么呢
再次不如
不如说是操心
她的眼袋发黑
她的脸色,已经盖过了黄,进入黑
在这样的黑着的时候
她呼出的气
说不定还是那么重的
在她的呼吸,一天,感觉
都那么轻盈的时候
她自然也是轻盈的吧
她会唱起歌
那已算是
她的兴奋了
她对她关心,操心,担心的
无从
表达那么多
大家都看在眼里
有的人,有的姊妹,更靠近她
将她从小黑屋里,劝解出来
有的人,有的儿子,并不在那
后者,说的也不多,哪怕
一个好像约定过,要更多打过去的,电话
如果还可以不如
不如说
她没法回收
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