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乌斯有些气喘地)这地方太好了,多香啊,太舒服了,找上一摞书,美美地看个够,书对我的工作很有帮助,您爱看书吗?
爱看。
我也是,我非常爱看书。(施季里茨掏枪)
一本好书能使人变得聪明、敏锐,甚至使人变得复杂……这地方多美呀!啊,这霉烂的气味有多好!……不知道为什么,我碰到所有被判处死刑的人,都流露出对自然界的爱,而且都是用很美的语汇来形容大自然,可以说,是用异常美丽的语言,您知道吗,旗队长,人临死的时候对自然是非常……(克拉乌斯转身,施季里茨射杀之,前者入水)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第二集


(施季里茨进门,落座)
施季里茨:牧师,最近谁在您这儿住过?(牧师边听边落座)
牧师:您这是审问?
施季里茨:不是。
牧师:如果是这样我可以不回答。
施季里茨:您应该回答。
牧师:如果我拒绝呢?
施季里茨:您不会拒绝。
牧师:为什么?
施季里茨:先回答问题,我再告诉您为什么。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第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