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杨絮飞舞时候
我在拉屎
她在吃绿豆莲子粥配苦瓜炒鸡蛋
啊,我一声屎喘
引起了她的注意
关门,对眼后她说道

屎透纸背
我想
虽然不是
这次

而这坨屎
宛若巨蟒
让它再次
难以下咽

用掉一个水箱
加一个水盆的水后
它才咕噜噜,哇哦一声
冲了下去(已经
算好的了)

床单
床上用品
床上用品三件套
到底是哪三件套呢
床单,被套,枕套

床单上的血迹
相对于其他体液的痕迹
更容易搓搓,就散了

外面的絮是什么絮啊
杨树絮还是柳树絮啊
都有,它俩儿
不知道叫什么

这个小区
就像是等人住满后
才决定完成施工
在去年秋冬漫长
的刨地,切割,挖掘,拓宽,等改造后
最近,它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腾
同样,开工早
这会,电锯玩命切割大树或水泥地的声音
已让我在因此缩短了睡眠后
延长交待到
这里

再是这里
又来了
就像剃刀打理在耳根附近
但明显,我不需要这波服务

今天才看到
天花板是斜着15度左右,由低往高,通向窗户那边的
这样的话,岂不是满足了
我想要一间天花板是斜的楼顶小房间的夙愿?
虽然如此,虽然我想要的,说不定是30度往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