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在医院或者学校
或者是一间像是医院的学校
旁边有阮,我可能来看他,或到他寝室
一个好像戴眼镜的中年女的
后面跟着个一两个人
来者不善,说,要带我去下什么地方
我说不去
他们出去后,又回来了
这次后面还跟了一个平常对我挺面善的
穿着黑蓝工作服的老门卫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夹子
那女的还是在前
老门卫在后面一边兴冲冲的往我这边骂来,你敢不去啥的
一边向那女的方向,一个或许能瞅见领导的方向,神色注意着
我说,怎么了,不去怎么了,你们到底想让我去哪
女的说,西藏
我说,不去
后来他们又出去了
比刚才更加威胁的出去了
走廊上响起他们喊人的声音
我往窗外楼下看去
一个像是北京或是哪里或是艺术作品中
常见的便衣模样的男的
也忽然启动,往这楼的位置靠近
只是二楼的样子
我没有选择从窗口跳下去立即跑走
他们第三次进来
大概是向我宣布你已经被就地看押等待后续
看押我的
就是那个老门卫
视角里,有些锁链的反光,但不是那么夺目
我仍然可以跟老门卫通过正常强度的眼神
作以交流
他的情绪仍然高昂
但已经闻出了一些眼下这件小活将暂时关闭的味道
我说了什么呢
我想想……
我大概有一说一的,介绍了下
我到底干了啥
他说,你到底干了啥!!
我说,我啥也没干啊,我需要干嘛吗,干嘛要这样对我
后来,他好像对我有了些理解
我们的沟通
又回到了往常那种心平气和的状态
他甚至友好的,或者去通报什么的
告诉我,那边有些水果,有草莓或者菠萝,反正两样水果以上
你要想过去,也可以过去去那边搞点吃的
我说好啊
在这之前
我已经通过梦中的视角
看到了那个可能盛放着水果和人口
像是宿舍楼洗衣间和医院走廊结合的T字形死角
有四五位既像是护士也像是街头红袖章卫士的白衣老大妈正歇息在那
我走出房间门口
也就是那种有些马虎大意的看押环境
稍微显出像是去那吃水果的样子
便立马往楼下飞奔
只是二楼某处
往一楼外头去
但还是有个长扶手的下降斜阶梯
为我增加跑动的距离和落差
我保持飞奔往外的注意力
并在他们能够将我拦住前
冲出了校门,或医院大门
在冲出去的一开始
我便差不多要醒过来了
我跑在那像是高中校门口的水泥路上
眼前是这附近唯一的旅游景点,月湖
一个在这时也刚好是T字形的路口
出现在我的前方
我该去哪里呢
我实在不太知道去哪里
后来
在半梦半醒间
我想到了孔叔
我想,他应该会让我去他的新房子里
暂时压制住新婚爱妻的情绪
容我呆到
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我披着卫衣的帽子
戴着口罩
不需要戴着墨镜
进入一辆出租车里
然后
我再到达一个地方
由一位正义的富有经验并且尚能容忍我的女性
驱车直直将我送往南方
飞机火车之类迅速排除
有时过关卡的时候
我就侧躺下来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
不必,对我过分追缉
老家,我是不可能回去了
南方,到底是南方哪里呢
哪里才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家呢
一个比鲁米要阿巴斯比阿巴斯要拔丝的问题
在那里,或者哪里
我将反思西藏对我的意义
尽量不要饿死
尽量保持良好的心态
毕竟,前方路漫漫
他们哪怕要过来
那也至少需要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