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
像鸦片鲜浆
从手掌内流出
而我,毕竟不是罂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