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
是玉渊潭
文哥先到
从西门进
我晚到
从东门进
就在中间的奈何桥见吧,这儿有个白色的桥,他说
买票可以用公交卡
门口那女的一招呼
我便刷卡
进去了
奈何桥,是吗
可能是,那会儿
我对奈何桥到底是什么桥
还没那么反应过来

进门后
我先是看到一座小桥
桥边,桥上,都没有标记出奈何桥字样
地图里恐怕没有吧,我放大一下
就收起了手机
正是开春时节,工作日
公园里活动的主要是中老年人,人数不少
蛤蟆墨镜,纱巾,人们的神态
都展现出这是一片相较我住的地方更像是北京西边的地方
桥那头,有卖饮料的
桥这头,一个穿着亮绿色羽绒服戴着深色鸭舌帽的老头
在四五人群中向我迎面走来

师傅,您知道这边有个奈何桥怎么走吗
这里头可没有什么奈何桥啊,他一笑,算是好笑
我那哥们儿跟我说里头有个奈何桥啊,约我在那碰面呢
随后,我便翻出
文哥拍过来的照片
向他递去
画面中,在有些北方春天风味的枝桠右边,远处
一座白色桥梁,坐落于那
噢,这桥啊,老头拿过一看,再一指,在那头呢,你从这边过去
是从这条过去呢,还是那条呢
这条过去近,那条得绕着走,那有个湖,这是直的,过去快,得,你跟我一块走吧
行啊,这直的,肯定比绕着走近,于是
我们往前走去

您这每天来走呢
差不多,今天来看个腊梅,那边腊梅开了
腊梅啊,腊梅真是,挺多地方都有,提啊
是啊,这腊梅开完呢,下个月开山桃,山桃开完呢,开山杏
那真是名不虚传啊,果然是个玉渊,上次过来时,好像是开樱花

我这步速跟得上吗
跟得上,我平常走路也差不多这速度,有时更快
有的小年轻嫌我步子快,跟不上
没事儿,这年轻人,要是这步速都跟不上……那真得多走走,我有些勉强接道
经历不一样
是,您精力看着不错
我46年的,这一辈子的事儿呢,差不多都经历了
我这才听出,他说的是经历
也是,这差不多六七十年的,基本这国家多少事儿,您也多少事儿
那会儿都还没解放呢,46年,
是啊,那会共产党都还没上来呢,后来谁也没料到,后来那么多事儿
我今天坐1路过来的,那条路……
是嘛
是啊,那一路,差不多有多少事儿也就在那了……
这山杏开完,才是樱花,他像是想起,或节奏可以,往回说道
那樱花开完呢
这樱花开完呢,再是牡丹

我俩穿的差不多都是绿色
我边走边打量着,对头来的人
有那么一小会儿,自以为也有些像是爷孙在走
他挺高算瘦,腰板直,神态健朗,一算,也有73了
快有个小径分叉时
他再一指,说道,这边过去就是了
谢了
往前走,就能看到那个桥了
行,那您好好赏,说不定呆会儿我们也去看个腊梅

过了小径
便到了一片开阔的公园腹地
湖在前,白桥在那
我走走停停,想记下些路上的话,眼神分散间
周围已现出若干摄影人士,果然,是有不少

步入一片杨树道后
我沿着桥往上
再沿着桥往下
因为要顾着桥面
并搜索文哥身影
我便退出了打字界面
也越发清楚的听到了
一阵像是老年萨克斯爱好者吹奏萨克斯的声音
我拿出手机,进入微信群里,看到文哥发送的
正是一个某老年萨克斯爱好者吹奏萨克斯的视频
估摸着他,应该就在那萨克斯声音附近

我循声往前,没出几步,还瞄上了两眼,湖边草地旁
正坐那晒着太阳赏着融冰湖面或其他的
两个或是东欧来的洋妞儿
我想,罢了罢了
一棵树,可能就是杨树,就在她们和我之间
见证着我踏过还是发黄的草坪
斜插向前

透过一处像是笼子的墨绿色围栏
我清楚的看到了,那位老年萨克斯吹奏者
我微微欠身,再一两步,也就瞧见了文哥
他也正坐在湖边草坪旁,观赏着湖面或其他呢

发蓝的,仍较大面积被冰层覆盖的湖面
与早晨太阳对称的傍晚光线,反射,春风
一条我想立马红烧掉但没亲眼见到的泥鳅
一溜儿像是野鸭也很想立马架到火堆上烤掉的飞禽
一堆据说总价一百万以上比飞禽数量更可观的长枪短炮
一次关于古代弓箭射下飞鸟的可能性及其牛逼的探讨
一次关于刚过来路上那老头所说奈何桥乃是阴阳相会之桥的点明
一两个至少在冬季荒废着的花果山漂流场水帘洞及其改造方案
一两座可能是一个笑话中一位害怕火灾的园长操之过急将树木砍掉后冒出来的小土坡
一轮关于无可奈何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循循善诱
一些感情及附近人士的交流,两三次咀嚼花生米的时间差
一些比常见居民区附近的肥喜鹊耐看些带着蓝毛跟人距离近一些但也就那样的瘦喜鹊
当然,还有当天太阳的强度,7383阎王不派小鬼来自己也要找上门你知道这个吗当然这个我太知道了之类的对话
一两张发甜的棕黑色烟纸,一小段关于一年如何赚上100万的虚心请教,两个正在状态不错的二环河流里排出黑污的排污口
又一次关于你祖上到底姓什么的问候,以及若有若无砸头的鸟屎,加压放出的屁,等等
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并送走了不少可能原来也不算那么不美好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