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
香烟回收吗
不收

是嘛
这附近有收的吗
老头依旧坐烟柜里头,轻摇头,不知道
旁边他老伴穿着紫色羽绒服站着,差不多幅度差不多意思

这样啊
我们自己有的是烟,今年烟多
是嘛,今年烟那么多啊

返回中

师傅,能借个火吗
抽烟人都这样,他自靠墙状态微调,蓝色火机随之递来
一点
我稍拍他手致意
抽烟人都这样,外头,瘾上来,我也这样
是嘛,刚路上没带火,谢咯
没事儿,他拍住我的肩

你到我身边——
带着微笑——
一扭头,一个戴着黄色安全帽在路边干活
正扯着黑色线缆的师傅
在看到我后
停止了这一小段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