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光线
白的类似日光灯泡
以及黄的台灯
中间干不进想干的事时
微微感到它们在夹着我
待会我可能会关掉白的

这两天想到几次那天车上说的心力
嗯,顶上你就赢了,要不就是散乱
那种汇集在一起的感觉
不赢也没啥,不过这是我的习惯接话,懂你说的赢意思,心智也是可以一大再大
冲冲开,日子还长着,死时可能也搞不清楚,人生还是很飞的
你就是整个次元!—摘自《来自巴夏的生命讯…
我以前好像没想到每个人一生这一遭算过程也是够飞的
应该是不规则的吧

跳离还是个技巧
我现在还在技巧化妆阶段
记录还是慢些
缺点容易显得文化(当然还是以我的缺陷对接上它的缺陷称之为缺陷)
冥想更不功利

世界是无限的
往无限找感觉
取之不尽
各显各光
总有一天能达到那个确信
就像lsd那种虚幻又极其真实
无疑的
是的
因为愚蠢也是他给我的
我能感觉到他
虚无是唠叨时刻
药是我们这边的小巫师进阶
有些明白上药为啥
他现在想的剧本就是放弃
让生命力放弃得更生命力些
在没交待中消化掉了
他说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我在干什么
我在可笑
神肯定是在那种苦难和迷狂之间的地方
慈悲吗,他?
如果他慈悲的把你干掉,他慈悲吗
薄伽梵歌你看过没?
感觉我在他的慈悲里不重要
没有啊
他说杀人就是显现显现杀人,作为战斗者你要能明察你要杀掉的是终会死掉的人
里面主人翁也是纠结要和自己亲人战斗,怀疑自己的良心,克里希纳说他堕落了
杀人很颠覆,但有一个包含所有行动和意识的点?
那本书一直在反复论这个东西
不依赖外部宗教文化,通过相信自己而成为,再说佛教当时也是这种姿态的,故道白云你也可以找来看看,挺飞的
后来都社会化了,没办法
恩,可以,我刚也在想解决自己再解放自己之类
现在是搅浑在一块,鸡汤麻痹碎片多
old path white clouds
One way
use me

“”

“现在我感觉像一个驱鬼的人,走不掉的一些人”
“又在整个链条里面,祖宗文化之类的,处理粗暴感觉又会被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