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

有懒惰

有逼

有傻逼

有脏话表演
我再
滑行到
这里

惭愧

过度

我的过度

yes yep-yap yeah


有样
你在紧张什么
你在惦记什么
你在逃避什么
你在习惯于什么
你在唠逼唠迫求着什么
你不能说得更明白些吗
那么我
在进行什么
我还是在模仿烦恼
问题回到开始
一个短暂的暂定
它暂居于暂
我的短板
我的器官知道
我的笑声
以讨论过的圆形的浪尖是为什么抛物在丧失牢靠的无声爱好频道
你妈逼个叨

想到了
是脏话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