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两层玻璃的太阳
吸引了我——它正在这一天
谓之为下落的时候
我拿起手机
用它的摄像头
拍下这样的景象——也就是
那隔着两层玻璃,包括
那近乎垂直的生锈水渍
映过来的
比金黄色黯淡些
发糊
而集中的
太阳
在直畅时
就叫作
落日

我一拨一拨的往上
也兴许往下,一种新近了解的明暗法
拍下那么两张
在照片里
那些或尖或圆的围栏顶部
就像是山崖边观看落日的头部一样
同它们的身体
定格在
刚没那么注意到
的画面里
这样的情况
尤其是那样观看落日的金属围栏人
也让我有些扑腾扑腾的
想到
朋友刚发的
那些被他
大概按年月顺序
排列于桌上,镜头前
的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