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是右膝附近的皮肤
干燥的能用指甲写出字
那是显眼,而已

依着碰见时的生疏感(谁说又不是因为熟悉)
我写下伫字

再在那笔划还算能瞧见的地方
近乎覆盖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