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了很多话
做了很多亏掉的梦
昨天说的是
逻辑追不上那么大的信息逻辑可能是经验的训练且都无法确定逻辑是什么
同样在说已经不算容易的情况下
凿字一般复述到此
更不容易

叹气太容易了
但它在一天所有吐纳什么的当中
比例并不多
它很轻
其实

小心点
我怕烫着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