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眼内壁
对苍蝇眼外头
的聚光灯反射
白色的屁股左后袋上
有应该被认同为手写字体的某个牌子名
他有些胖
有些正常
他的同伴
穿着差不多的白裤子
上身黑色
算是活动在
他的右边
对我的方位
来讲

服务生
据说一个月七八千
黑人在这边干嘛
白天外贸晚上夜店吧
他们早早光临,至少今晚是这样的
紧身,洋气,的穿戴,依然无法阻挡他们雄壮的体格
可能是现场还较为冷清
也可能是入乡已然随俗
此刻,他们安静,稳定
但眼神,作为灵魂的急先锋,已经开始物色
谁,到底是谁啊,将成为他们的胯下鬼?至少不是我
一个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的男仔,也就是现场DJ了
正在这家据说是宁波最棒的夜店中央,显露着身手
他哼哼哈哈,肤色嫩白,通过节奏的流动,非常直接的坦露着对自我存在的鞭笞与不屑
显然,在与黑仔们的对决中,他已给我丢尽了颜面……
在他脑后,一块相对不怎么摇晃的视频投幕里
一个可能来自墨西哥的最佳女DJ
跨着她的超短裤
在阳光与沙滩,人群与热情,的多重挤压下……
对我
至少出现了
两遍

2018

8月

卡座低消
2000
起码儿
不是我付钱

给谁
酒添的最多
一位深谙夜场之道的服务生
频频置换着,我跟前
像是烟灰缸的东西,在那里,偶尔有一个烟头,撑死几片烟灰
但总有好些餐巾纸,好多冰块……可能,它并不是烟灰缸……
他频频
向我添酒
喝慢点……
喝慢点……
一两个声音,环绕
在骰子的碰撞声中
在他的工作服
白衬衫
胸口位置
一个标准红十字
正从那
跨过
可能是大家都太缺乏身体上的自由了
又一顿节拍响起后
他率性而为
摆动起了
身体
不错,很敬业的小伙!
还有那边的几个!

挺多
甚至很多整容脸
陆续从手术康复阶段,梳妆台前,步下车门,抵达现场。
亲戚的局
我能
不整容
到多少

墨西哥女DJ
第三次
出现

数着呢
我盯着她说

表哥最后
到了
坐到了我左边
沙发最外头,邻桌
是刚落座的一桌
同样无头的苍蝇
他说这么坐着呢
我盘着腿说管他呢

他说脚放下去啊
我放
了下去

有一两刻
低频还是蛮刺激的
屁股不说谎
表哥
跟我碰了下杯
随后
我又配合着
干光了它

现在
是二郎腿
右腿占上
这是非常
现在
的腿

我向右看去
冲我表弟
竖了个中指
他戴着一顶较为应景的鸭舌帽
刚才,是他不辞辛劳
将我从楼下
带到了楼上
这会儿
他听从我表妹的意思
跟她换了个位置
——这,就是我们约着喝酒的地方

各自有局
各自……模仿?

好的

红十字
撑到领口
撑过衬衫
交接处
撑到肚挤眼
被覆盖的
外头
代表胸口宽度
代表月薪
还没被
周薪
替代

那要
挺久

因为他们尽职尽责的动作
我自认为
会心的
笑了
出来

还是有清洁人员
还是有胖子

可以说
那不代表
歧视

因为
已经
再次
过去了

原来是个
傻逼的很boy
的地方
就像
胸口
被一块块
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
的同名十字
覆盖

化学
有时象征
已去的错误
这是
谁跟谁说的
朋友铭牌

一个
再一个
也就是
两个女孩
让我想到了
吉木俊逸

说不定
我想过
操她

好声音 少数名族 皮肤黑
我这样
搜索
并修改它

还有一些装备
在强光照射到的
烟雾里

以及
称之为
发型

红牛
兑着某洋酒
就像监狱
在假想

免费
PANG友
你的名头
你的香榭丽舍
说不定还有那精心割护过的包皮

切换
方位
有几人
在这里面
摆脱了
时间空间


沙发后头
吐掉一口痰后
我想问
我大表妹
最近怎么
不喝了
老雅……
如果
这接近
让彼此
OK

老雅,你这两天不喝了
老雅说,昨晚喝太多了
哪里
楼上
楼上怎么样
楼上也是这样
楼上低消8800

我示意
添酒
红十字
摆了下手掌
表示没酒了
我妹夫
向我杯子里
灌来
三分之二杯
左右
西瓜汁

喝下一大口
算是吧
算是能体验
味道

节奏加强
我喜欢
这样

我想
墨西哥最佳
女DJ
又来了

接着
是一堆印第安人装扮的男仔,突然占领了我的眼前
他们裸露着肉体,遍插着羽毛,不断穿梭
举手投足间,很有些回到了华丽摇滚时代的错觉
就像公鸡决定在日出前,叫嚷完一出
关于黄种人如何跨越白令海峡再跨越回来的传说

鼓起掌来了
不算彻底远的
距离
听到

加强
重复
闪光
明天早上
有人睡死
有人
要解决
什么

真的假的
我在出租车上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