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
再是暴雨
冲刷掉了我对前者的认识
挖掘机
挥动着它的桔色
仍在雨里运转
还有其他的车辆,机器
多呈灰色
透过灰白的雨
在被我估算为五百米开外
的同色系桥面上,开动着

包围了阳台
流过椅子的腿
流经我的脚
我的拖鞋
是我俯视岛屿与复杂气候关系
的内增高
现在,是关于排水情况
的一次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