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向司法局拨去电话
询问为何名单上都是自己的名字
什么名字,司法小妹温声细语道
就是所有名单所有名字,他言简意赅
我想,您是想多了,我的宝贝
他挂掉电话,重复了小妹的这句后
坠下了楼
清晨,一片缭绕着标准普通话、铿锵京剧、太极分解动作的外放练功声
带着什么,比如鸟的影子
覆盖到了
他的自问自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