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
对面楼办公室的灯
还亮着
它的百叶窗
多数还拉着
只是中间一扇
露出了
白天应该没露出来的
下边一半
我可以看到
一截穿着黑色裤子
的下半躯干
在日光灯的照射里
在露出那一半的窗户里
移动着
这表明那里
很可能
仍处于
办公状态

那截
很可能
属于同一个人
的下半躯干
在更加移动开来后
显得
也不再那么低矮

往下看去
一名保安
正背对着我
在楼下走动
他很快走进了
那间位于同一座商用租用多用办公楼一层
的巡逻
或保安室

在盯够了手机以后
我的眼睛
仿佛得到喘息
我还看到
在保安室门口
靠墙的位置
放置着
大概五个
红色灭火器

可能
有更多这样
的灭火器
毕竟,我只能看到
这扇门
这个角度
能让我看到的
最外,到最里那个
它们可能失效
也可能还有效

我的脑子
随着心绪
随着气温
随着事态
的变化
趋向
冷静
它明显不再
像白天多数时间
那样沉重

我拿来
可乐
并喝下
几口
在那块有过之无不及的截面上
有一种什么样但没想立马那么说掉的感觉
得到
对称
及替代

——这样讲
已不算简单

——原可作为
伴随主力的一瓶酒
还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