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痰的地方
都得死

但现在
与其说没把握
不如说
为什么我死前
吐过痰的地方
都得死?
这不傻逼嘛

我应该是这个意思
我希望吐过痰的地方,的政权

或者,我希望,吐痰地方,的路,的那些楼楼盘盘
都能炸一次(全炸一次)
给我
看看

我?
我是谁?
给我看看?

但这样有意思吗?(我看向啤酒瓶中,这瓶早上起来发现没喝完放进冰箱里刚又拿出来没多久的啤酒瓶中,酒液在晃荡,其间,仍有一些泡沫,其质感,在我定睛二三时,确实,不够有活力,但ok的是,并没有蚊子的尸体……作者7月注,下同)

但这样有意思吗?

视觉上很刺激
感觉上很强烈
效果上我就不说不人道什么的了
效果上也就那样吧

我该反省吗?
这会是一种,什么主义吗?
还行,我没有那么
变态。

我的心里
具有愿景
我的人格
存在自我抬升
存在过一定分裂
我的想法
不值一提
我的周围
还像从前
我自己
还需要
我自己
去面对
自己。

我甚至跟着想到
我还存在,大量存在过,自我贬低。
我甚至还需要,去查一下,什么是人格。
在简短的解释里,我喜欢,这一个。
“个人显著的性格、特征、态度或习惯的有机结合。”

对我来讲(以后难说)
这不算不容易
做到。
有时做不到。
有时做太多了。
也就是,像要被
引号里的,玩死了。
啊!善泳者溺!啊!游泳还是某种行为的代号……
啊!我该怎么办呢??
人类社会的发展(刚看到屏幕外框上,停了只蚊子,我眼疾手快,操起了六神止痒花露水,靠近,再靠近,对着它的整个身子,来了一下,没喷出来,再来一下,那么多啊,它像是顺势掉到了桌上,我不急不躁,拿来用过几次的一小团纸,对着花露水沾染过的区域,再对着附近,擦拭了起来,可不,里头还有酒精呢,我提醒自己。随后,我带上那团擦拭过屏幕的纸,一块向桌面的那块地方看去,那只受过伤害的蚊子,正过于水平的,停泊在那呢,我将纸摁下,拿起,什么都没有,不知是拿起时掉了,还是摁下时跑出去了那么一点距离,我再次拿起,摁下,这次,它完蛋了……),已经提供我很多,可以自己弄自己甚至弄死自己的东西了……
我应该朝前看!
我应该轻松看!
我应该兼容并蓄地看!
我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地看!
我应该全部通用的看!
我应该,应该少看!
我不应该少看!
我应该自然而然地看!
我应该加减乘除地看!
我应该像原始人看到原始的天空天象大地湖泊河流一样看!
可是,我有时,很多时,做不到啊!
我应该像个现代人当代人一样看!
我应该因地制宜地看!
我应该量力而行地看!
我应该既往里看,也往外看!
可是,蛮多时候,我做不到啊!
我应该再次轻轻松松地看!
我应该自己祝福自己地看!
我应该祝福大家地看!
我应该少废话地看!
我应该成熟地看!
我应该淡然地看!
我应该站起来先不管看不看!
我应该再次坐下来看一看!
我应该在烟雾缭绕中看!
我应该在云雨翻腾中看!
我应该走出对蚊帐的想象来看!(或者说,我不应该总是那么腐朽地来看!)
我应该坚定地看!
我应该去除执念地看!再不看!再看!再不看……直到
能够像疯了一样,去除杂念地看!
我应该单纯地看!
我不应该那么复杂地看!
我应该(波涛)汹涌地看!
我应该宏观地看!
我应该刨除偏见地看!
我应该大气以及大气层地看!
我应该替入蚂蚁爬行中的眼睛来看!
我应该求得蚂蚁睡眠说不定还做梦时的眼睛来不看!
我不应该那么闲着来看!
我应该忙碌起来地看!
我应该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来看!
不不不!绝不能至少字面上不能撸起袖子加油干那么来看!
我应该立即结束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