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对它的反感没能(帮助到)说服我自己取消那种反感

(我对它反感
我没能帮自己取消那种反感

我注意到了它们
我没法不注意到它们

它们影响到了我
我真的被那个东西影响到了

是我害怕它们吗?
不那么算
是我反感它们吗?
很算

那怎么办?
我跟它的关系还在调整中
说不定,我可以调整到
仍能注意到它们
但不受它们影响吗?

可按道理
是它们要铺的那么多啊
为什么就不是,由它们来调整调整?
也就是,从那些地方滚蛋。

自己调整会吗?
不会?
那我帮你。

等等我
我正在
帮你。

我插进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