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伴随他(更多)
也伴随我
他是新来的贴隔壁住客
在我春节出去欢度的天数里
他大概已经住进来了
几天

我刷开门
卸下包
拿出音箱
放起了歌
我冲起了澡
我冲澡还听歌
冲完后
我剃起了胡子
剃完后
我大概又烧起了水
或许是音箱里那过分骚动的节奏
或者就是,忽来一人后隔音情况的暴露
两拨还算轻敲的敲门声过后
我向门口喊去,谁啊
开门后
因为天气转热或睡眠需求
他光着上身穿着红裤衩,站在门口,看着像是没睡够
他说,音乐轻一点,低几格就行
我说,你住隔壁是伐
他将有些瘀结的脸,及视线,往右下,对向门缝的位置,重复道,低几格就行
我说,行,随后算是重推上了门

一个看着有些反社会的新来住客
一个在这边早已呆的有些错乱的老住客
之间的头回
且仅有一回
的面对面接触

单就隔音而言,我想
造成这困扰局面的罪魁祸首
还是这打造了泊寓青年公寓
因为省料或者巧打巧算
而显得更为傻逼的地产商
——万科
我不是没打听过,我说,这边隔音怎么那么差
那个还算耐心的前台工作人员,在带着我转了几间屋子
看看是否有一间价格差不多,隔音过得去的屋子
未果后,他说,这楼原来是办公的,后来才改成公寓……
也就是,改成了现在这个
样子
这不管原来同属一屋,还是后期灵光乍现仅由木板隔离开的几间屋子
使不同的
或渴望独处
或难得热闹的
住客
在这层像是只挂了个帘子
连脱裤子穿鞋点烟吐痰放屁手淫冲澡洗碗都能过来个一清二楚
的隔音效果中
难免便对
彼此的生活响动
甚至生活作息,生活方式,等
产生了不爽
甚至敌意

有天
我们大概
又隔墙喊了会儿话
他大概在房间里,哎哟操操了几声
我便隔墙喊道,哥们!他妈的这鸡巴隔音怪不了我也怪不了你
他妈的要怪就怪这什么鸡巴泊寓什么万科,他妈的还都住到了这里!!
……他没再说啥
可见,这对他和我
都帮助不大

更多时,面对这些视线之外却历历在耳的声音
我们的接触
还是比较SHIT的
有时吧,是我在屋子里操操歪歪
有时呢,是他在屋子里操操歪歪
撑死也就反过来
他大概说,操!操啊!!
我大概说,操毛操啊!!
他大概说,唉,我又不是说你!
我,……

作为我这不上班
且有着不少心理波动的仔
要是某天下午,感觉还可以
我可能会外放着,看一部片子,啥的
就比如那天下午吧,我已经很久没看片了,甚至好久没看任何东西了
我顺着,那导演在我心中的口碑,看上了一部,我都不知道咋回事的片
那男主呢,大概是个很有一套的裁缝,又有些什么毛病
那片子里呢,时不时又会有些,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的配乐
它古典,但谈不上多庄重,感人
它让我出戏
也让他呢,在隔壁,在它响起或没响起的时候
发出了一些,比我还受煎熬的声音……
……听上去
他就要出去了
他打开门
重重关门(就像吐痰一样,我俩半斤八两,如果一定要分个清楚,那么,吐痰上我不得不占上风,摔门上,他要更可以一些)
再往地面,或者我门面的,什么地方,喊了一声,属于他的,SHIT!
我一听,连忙从还犯着傻逼的配乐里跳出,速速隔门应道,SHIT毛啊SHIT!
傻逼!谁他妈先住过来都不知道!
操你妈!!
真的
至少那天我就是这样的
我是啥样的
也大可由此可见一斑
事后,我也想,为啥我要说,我先住过来的呢?
凭啥,后来的就不能操掉前面的?
但有时,生活,恋爱,甚至那要雄踞千年的政权,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
骂完后
我依然躁动
又猛的抓起烟盒
摔向桌面
它反弹了
两三下
掉到了
插线板附近
一个跟它刚才
呆的不一样
的地方
我看着它
呆在那
仿佛看到
自所谓情窦初开,到情深再别提,中间,那千把个白天晚上……
我曾那么着的,踹过什么,比如那个垃圾筒,踢到过什么,摔烂过什么,我砸过什么,我干过什么,在脑子里,我可能还操起了什么,对着什么人,或者谁的脑袋,就是那么一下,哟,再来一下,猛猛的,爽爽的,我砸开了花,我教训了他,我发泄出来了,甚至挽回了什么……

几天后
我大概摸清了
他上午八点不到出门
可能是在附近的汽车城或哪上班吧
也渐渐知道了
下午五点不到
他就要回来了
他回到了,或者说,都回到了
这贴着耳蜗,又主要是心窝
的地方

我的蓝牙音箱
用的越来越少
有时,它能继续发挥功效
有时就不行了,它会被我关掉,再切到
耳机,什么的
隔墙
有耳间
我甚至只是依据,火机,被他按动的那么一下
便觉出,他在耍屌……

倒是在一些个
像是放晴出去的电话里
我大概听出,年纪轻轻的他,已在老家
有个小孩,有个听上去像是青梅竹马过来的老婆
在那些电话里,多数时,他语调改变,声线保持
说了一些,不错的,跟小孩,或老婆,视频或语音时,开心的话
也有时,是他老婆吧,提到了什么,想买个什么,他说,行,行啊,那就买一个吧,啊
有时,他也会直说到,他现在的不爽,他说,我就是不喜欢大城市,我从小,从小学,中学,大学,毕业后的,同学,哥们,都是在老家……
又过了些日子吧,清明了,我并没有回去扫墓,那些天里,隔壁也没啥动静
我想,他应该是趁着清明,回去了,扫扫墓,看看小孩,跟老婆过过夫妻生活什么的吧……

清明后
或者,忘掉什么时候吧
有时,他也会在屋子里,吹吹口哨,用手机外放些小曲儿啥的
我多数时,还是戴着耳机,听着,我的小曲儿,我知道,我有根筋不对……
几天又半月
相处上的感觉
算是松缓了
那么一点

他有他的
我有我的
那些同松缓出去的感觉
相伴,或相反的时候
他负责点亮清晨
我负责挥走午夜
或者交汇在傍晚
或什么时候

他喊出了他的
SHIT
我喊出了我的
SHIT
他出去了
我还没完呢
过了会儿
片子也总算放完了
我戴上耳机
想听些歌了
这时,他又从外头回来了
他刷开门
甩上门
他的屋子里
开始发出一阵猛烈敲击的声音
我摘下耳机
听了一会儿
听上去,他好像还从外头搞来了
榔头之类的什么东西
我想,就这鸡巴屋子,有什么好敲的呢?
我再次
戴上耳机
手机上,那首待播放的歌曲
因为播放者正分心于其他软件其他事情
仍没有得到
播放
敲击声
再来一阵。

随后
我摘下
并放下耳机
走向两步开外的厕所
撒了出门前最后一泡尿
再拿上,那瓶从大润发顺来的威士忌
喝了两口后,我冲墙骂道,装鸡巴逼!!
之后
就轮到我
摔门出去了

我走下楼
一个与刚才心情迥异的电话
漫荡在,开阔的,没有天花板的,夜空下
我拉开了话题,我突破了局限,我抱起了怨,我说到了一两个激烈的场景
我反省了过去,我勾画了前景,我展开了眉头,我说起了笑
但我的脑子,我的声音,还是不够怎样……
夜空中
那乍暖还寒的迹象
正来往在,那很早就听说过的,鱼鳞状的,台风云片中
老的说,这云啊,是有台风啊
小的呢,这会还在,那老的所说的,像是最适合生活的,长三角某一块,的三月里
这月份,哪来的台风,也有吧,在那跟三月颠倒的地方
无论是台风,还是飓风……
无论是靠近陆地,还是海上……
顺着
云彩的变动
我又看到
那告别满月状态
正习惯性转缺的月亮
还有那,可能你也知道的
变天了,或早已变天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