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清晨的鸡叫
也是酒醒后听到声音
的部分

昨天
去一个新疆馆
我先以一句只会一句的阿拉伯语
向店内人打了声招呼
随后,因为询问有无啤酒
反被教训了几句
大概意思,小伙子,没看到写着不能饮酒吗
真主保佑你,讲的那么好,还问有没有酒

出门后
裘臻跟我说,过去了就过去了,别想了
但我仍有一些尴尬,理亏,或促使怎样的,不服,活该,等等
沿着江边走动时
我仍受到刚才情况的一定影响
或现在也有
但现在好多了
就像睡着,再醒后,看到的更为明亮的天气
别的事,别的感觉,已经更明显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