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母系的关照,来了些钱,下午母系中外系的一员,也就我外婆了,还偷偷去买了条红利群,打散,装黑塑料袋,再套红塑料袋,给我买了回来

本以为今天年三十了

他走进隔间,对着烟摇了几下头,说了几句,又指向床边柜子上的碗,说,广柑,又说,怎么那么早躺了,我说休息会,他说,唐!笑话的意思

冯志申去了后
有时挺想听到冯志申唠叨几句的
每家都有
每家都有……也不,有的没有

窸窸窣窣的
应该是我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