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一女的
发出了笑
是因为过来的一对
都穿着紫色羽绒服的双胞胎女孩吧
我看向她们
就像看向过
她们边上穿着睡衣的父亲
以及低能耗的母亲,或奶奶
我也
笑了
可能还笑出了声
我想
她们是那么好看那么喜人啊
喜人之前
我在想
她们是否
会接受
我在看完她们后
将在旁边明亮的商圈一角里
伸开,并调整
我偷窃的手

但后者
明显是属于
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