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滴不下来了
我还在斜斜晃晃直直倒倒
看能不能聚集到那斜摆的中心
滴下我想要的
某滴
最后一滴来

手有些酸了
姿势有些僵住了
我撤了

总是这样

在更无需等待搁置它的
另一杯口上
它可以
证明可以
证明有
慢慢出来
那些剩下的
某几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