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觉得地铁长吗
抬起头看向其他人后想到的

//

没人觉得地铁长吗
我抬起头看向其他人(主要车厢左右最近的两个人)后
想到的

当然
我在交接处

不是第一回
也不是
头一次。

//

没人觉得地铁长吗
我抬起头看向其他人(主要车厢左右最近的两个人)后
想到的

许多
依靠,并收缩在
余光

或许
这也是
植入。

//

依靠,且不全依靠余光
收缩,且不全收缩在我的余光
对我的帮助

我像是注意到
左边穿着红色运动鞋的应该是个小伙
右边戴着灰色鸭舌帽下身或者全身主色都是灰色的应该是某种干练型青壮年他还戴着口罩

//

三个应该
变成了
两个。

//

几个月后
到了现在
我降低屏幕的亮度
我听到鸟叫在3点16以口哨的模样,划开凌晨至清晨的分贝
接着是第二声,第二声,仍像属于这只鸟,以及,鸟的数量的参考,现在,已是3点27
在3点25左右,鸟叫,以更大的包裹,甚至像是更多只鸟的样子
让我对它,起了厌烦,它的叫声,ok,明亮,只要我ok,它对我而言,就ok吧
可我没有那么ok,我甚至以为,它没有,那么那么ok
那么早起来,那么响亮,尖脆,有些回旋,有些呼应,有些繁衍,它,再到它们,我希望它们ok些
我ok吗,我还行
降低屏幕亮度,负责听力的一部分神经,埋伏在对隔壁,对那个与我有关系的人,可能对这种亮度,这个点没睡,这样的键盘声音,有些要产生联系起来,的影响,的监测里(我倒是听到了很像是她的咳嗽);另一个与我有差不多关系的人,正在那上夜班,可能在他夜班的附近,在那片我以前密切接触过的区域里,也听到了些鸟叫,他在想什么,他有往外,往上,看到树吗,这种光线下的树,以及,那种玻璃的外头,他是怎么看向外边,睁着或闭着眼,在度过什么,或梦什么呢,白天,我看到他没那么高兴,可能我起来也没那么高兴,我想,是因为昨天很晚在我喝酒视频时,他来开过门了吗,那会,门是锁着的,我听到了像是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我甚至以为就是他,为什么就不是她呢,我的声音,后来应该渐渐放出来些了,我的困意,至少比现在强蛮多的,带我进入到了,昨天差不多这个时候,后面的那些时间里,趁着酒劲或其他无论什么劲,后来我还在光线不足的椅子上撸了起来,难道他连我撸的动静都听到了,这个明显属于多想吗。

而我感觉到的
预先跑到这里,敲打起来的
只是想提到
因为对于此刻
亮度,声音,其他
的一些关照
我感觉
又来到了
地下工作的场景,或时段

鸟叫依然以最初的一声响
起底,甚至,让我想到猖狂
这六月的中间
下了不少雨,气温不怎么高
当我听到,它像我以为那样,有些发情的叫出来,真的,有时我就被植入过
我以为,是开春的时候
但分明
是夏天了,是六月了
只是凌晨至清晨凉爽的温度
暗下去的光线
活动着的心思,神经
让我以为,这些鸟叫,这些鸟
又像是在春天开头,冒出来的

还缺点雨,现在
白天经常就有雨,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