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雨
下在冬天的杯子里
这是一年的开始
也是一年在结束
 

 

 

 

 

 

 

 

 

 

 

 

 

 

 

 

 

 

 

 

 

 

 

 

 

 

 

 

 

 

 

 

 

 

 

 

 

 

 

 

 

 

 

 

 

 

 

 

 

 

 

 

 

 

 

 

 

 

 

 

 

 

 

 

 

 

 

 

 

 

 

 

 

 

 

 

 

 

 

 

 

 

 

 

 

 

 

 

 

 

 

 

 

 

 

 

 

 

 

 

 

 

 

 

 

 

 

 

 

 

 

 

(累。妈的。
傻逼。

挺没劲的。

挺污染的。

挺傻逼的。(哈哈。哈累了。很累。哈非常累。有一天我在路上碰见哈,差点以为是我,我以为只有我自己那么傻逼,想不到哈也是,问哈,咋了,哈立马躺在地上说,累了)

我必须想一个办法。
只有前四行。
因为我是因为前四行扮演到这里的。

我想想。。。。。。。。。。。)

但这样又有些强调。甚至影响到了,我只能说影响到了,因为我不知道或者说真的不确定,影响了什么,可能是判断上的,我不能说是判断什么,这个什么,这个最近的倒数第三个什么,因为无止境的逃避以及贯梭,我变得非常非常非常什么。我没有足够的胆量,说出那个东西。我只能苟延残喘,假装忙活,作到这里。我变换了一些东西,我的直觉那么告诉我,这里的变换我赶紧想把它怎么着吧。我疯了吗。这前面四个字。

这样太累了
我必须让自己尽快轻松起来
我感觉这样要轻松点
因为这样打起来实际竟然确实要快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慢了又忽然快了又如此慢如此快了慢了快了傻逼了,啊。。。。。。。。。。。。。。。。。。。。。。。。。。。。。。。。。。。。。。。。。。。。。。。。。shit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先把手机从视线中移开
当我看向手机的时候我拿着它然后我听到我让自己作出那么一个上面的东西来

还是累
 

 

看到的都累???????

 

感觉很多东西过了。这可怎么办。我的直觉再次告诉我,我经常在审查自己。这不是疯是什么?那个人绿眼睛红眼睛搭配着看着自己的红眼睛绿眼睛在一个尽可能刺激的镜面上。那里不再有句号

并且

随时

能够

呼吸

我想

至少

我?

不会

通过得很快。因为句号不是因为绝对的必要又出现了。。。。。。。。垃圾。。。。。。。。。。。。。。。。。。。。。。。。。。。。。。。。。。。。。。。。。。。。。。。。。。。。。。。。。。。。。。。。。。。。。。。。。。。。。。。。。。。。。。。。。。。。。。。。。。。。。。。。。。。。。。。。。。。。。。。。。。。。。。。。。。。。。。。。。。。。。。。。。。。。。。。。。。。。。。。。。。。。。。。。。。。。。。。。。。。。。。。。。。。。。。。。。。。。。。。。。。。。。。。。。。。。。。。。。。。。。。。。。。。。。。。。。。。。。。。。。。。。。。。。。。。。。。。。。。。。。。。。。。。。。。。。。。。。。。。。。。。。。。。。。。。。。。。。。。。。。。。。。。。。。。。。。。。。。。。。。。。。。。。。。。。。。。。。。。。。。。。。。。。。。。。。。。。。。。。。。。。。。。。。。。。。。。。。。。。。。。。。。。。。。。。。。。。。。。。。。。。。。我发现这样的时候在前半部分轻松多于累在后半部分累好像又返场了。我甚至都其实就是妈的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