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切割的记忆
映入,重复婉转的啸叫
一度,它被标示过
一度,它被共同过
现在,我并没有努力
不算放纵,却漂浮,沉入着
回响,吞食,油腻
配方很清楚,未来,那么短暂
成双的筷子,压着开过封的塑料膜
吸纳,一切无知
的揣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