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股余劲
我换下我的瘸腿眼镜
再换上,我的瘸腿墨镜
走入了这还在丁酋年的新年朝霞里

它们恰到好处
我指都是左腿尽失的眼镜和墨镜
我甚至想
那不就是我仿佛必然存在的心理缺角吗

我买上烟
打量间
彻夜癫笑后已去嘉定北城还是哪出工的竖
应该已确然上了某辆车了

我走上嘉定114即原安亭6路公交车
下车后再走上这应该无错确实是新年街头的马路
一些穿着着靓丽警用防撞衫的警务工作者
正忙碌在那里
执行着新年的头次出街
他们成功拦下,并再次拦下了
一些主要骑着电瓶车的过往人员
一些我有幸近距离观摩过的核验身份信息用的掌中设备
正完美无缺的被他们玩弄在股掌之间
所谓人和的部分
被查验的电瓶车主们
基本都从某个上衣或内衣口袋里
顺畅掏出了身份证
如果是我
如果我带了身份证
我想
也不会卡拍到哪去的吧

我继续悠行
止步片刻后
扔掉一根还留有二分之一左右的红利群香烟
步入了麦当劳
10点02
左右
探寻之间
不仅豆浆被轻松替换为咖啡
顺带也就知道了
他们早饭结束的时间
是在当天早上
10点半

我拿上那迷你的吉士汉堡
以及温馨的小号鲜煮咖啡
出于体力心力的合力呼唤
没走三步
我便坐入了一个正对,又算是背对收银台的座位
开始吃了起来
吉士汉堡夹着一片此刻虽无多少胃口但必将助我搞清现状的煎蛋之类
随着咖啡
进入
我那莫名其妙的器官中
或许是本人散漫迷人的新年气象
也或许是那略略歪斜的墨镜阻挡
我大致
还是看到了
一个亲切友好的男子
在我透过墨镜与之散漫对望时
一直亲切友好的看着这边
我想,那定是一种新年的愉快,以及喜悦

同店三套的工作服装
正分属于工种不同的三位女性
她们友好交谈,面露欢笑
令我继续感受到
那一切安然如初心的喜悦,以及祥和

我吃掉汉堡
拿起放下间
也已快喝掉咖啡
我端起杯子
还没走出两步
刚才仨女性中
那位身着通体粉红工作服的年轻女性
便看出了我续杯的意思,她简单一句,续杯吗我来
便秒接过了我那空荡却亟待充实的杯子
她毫不犹豫,或来不及被冠上落落大方
便去向了食品加工区的里头
好的
轻巧的要求经过表示后
一包糖再次脱离奶来到了我的手中
我打开未免有些材质浪费的簇新杯盖
将前者倒入后者,甚至还搓上了两下食指拇指中指
再次搅拌了起来
我站着
且慵懒(三分之二)放松
一个熟能生巧的时段提醒微微拍打时间之岸后
我游出杯底
继续走出
这廉价可敬的麦当劳餐厅

我稍看方向
向与第一感觉合并的右手边走去
太阳,正晾晒在那些小小水池,以及水池旁类似花岗岩材质的边沿上
我坐到那里
点上一根
愿意缓缓消逝的打发念头
因为原安亭6路即嘉定114神不知鬼不觉的即时靠站
我便动摇了缓念
走向那竟然还有人在上着的公车门口
司机想必是个充满道义的老司机
一声佯装要关上车门的声音起来又离去后
我刷上那因为一小时内二次使用票价已从2块对折到1块的公交卡(它当然呈紫色)
前头的小伙东西有些多想法有些不太好琢磨
较为狭窄的过道与我等眉来眼去后
最终还是给我让出了宽敞的口
我直直前行
到达车厢的最后
在我习惯的定制的区别于其他塑料椅的皮制座椅上
常坐的最左座位,甚至没那么常坐的最右座位
都已被另两位实力乘客占据
我持着那续过来的咖啡
并早已将上车前掐剩下来的还不如烟嘴长的小半根短烟
塞入了那象征开年之大红的利群烟盒中
我靠向座位也是此辆公车的最后
只是刚好,坐在中间
就直对上了,车内后视镜之反射最后
并再次回旋至voyage to atlantis
一首适合此时疗养需求的灵魂慢歌
我感觉到那车窗外与墨镜镜片不得不相处着的新年朝霞
略略提前一站下车
走回到了
我那舒适宜人要啥有啥的6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