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声带着莆田味口臭的脚步声
先行进入了屋内
弥留之际,我已抬不起
那曾服役过中国共产党的狗眼
靠着一股革命的本能
以及穿梭耳际的经验
我知道,那正是我的老冤家
福建仙游人
陈至立。

我的大儿
勉力帮我撑开左眼
谁知这冤孽的蛤蟆姘头,站在了床的右侧
于是这孝顺的儿啊
又帮我撑开了右眼,左眼便顺势归去
她穿着一身品味极其低下的奢侈服饰
龌龊的狗咬般的窝窝头手里
拽着一份妇女联合会定制版卫生巾般的
纸张,那犹如狮身人面像接二连三投错胎的逼黑油脸上
带着的正是那份
绝经多年的严肃
以及红色欲望
的浅笑。

钦本立!!她吠叫道,可笑!!!
如果你都算是党忠诚的儿子,那么,我又怎会来到这里??!畜生!!!
你这条叛徒爪牙下全然迷失方向的丧家老狗!!!
你这坨吝啬无知所谓党籍比球籍还重要的老粪头儿!!!
而方向!!
掌握方向!!!
恰是我党的头等大事!!故!!!
今日我不辞辛苦繁忙与往日纠葛,来到你
这垂死的大小便失禁的上海瘪三风味的亡命塌前!!!只想宣读一件事!!!
奉中央精神,秉客观真理,为执党之威严,行万千之事业,经党中央严肃讨论、审议并通过!!及本人同意
命我特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向你严正宣布,永久开除你的党籍……

那鸡歪姘头如遗臭之逼令人无法消食的臭味
随着它那下贱卑劣无情无义无人性的唾沫星子儿
打到了我恪守着第二忠诚的肌肤上……
此后的例行套话
哪怕再多的谩骂
我已无心再听……
终!!我本立一生一世,马列水平低,然!!!
公道自在我心!!!

哟西!!
万白丛中一点红!!!大矣哉!!!
愚悟晚矣!!江山危矣!!!真理万岁!!!导报精神不死!!!!
小平,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