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着鸡爪
喝着小酒
一口不知哪来的气体(若自作多情说,也可说是咳嗽)
将我的酒,与咀嚼,自闭合,由不得不敞开,的嘴
喷散

那可能就是
我的愚蠢,称不上尴尬
只是那独断的我的
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