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摊

这狗多大啊

没反应

是条被拴得还算紧实的杂毛,不知道叫啥,看着还可以,拴在老头手里
老头头发银白,看上去有些脏,但头部有明显梳理过的痕迹,另一个买完走了后,离我购买的机会又近了些
加根油条,脆饼也要
好啊,他还有一个
原来他要了三个
我又问了遍
这狗多大啊
这会老头跟我站在同一平面了
他耳朵不灵,凑过来,又凑过来
我重复,又重复问了遍
两岁多
因为可能一直在想年,几年大啥的
他说完岁,我还慢了拍
这狗怎么没尾巴啊,煎饼摊老板娘往老板摊着的饼上,抓了些榨菜葱香菜后,问道
老板是个小老头,住在老镇那边,戴着口罩,或许是一种表态,一种竞争力
他从口罩里,据我感觉,像是提醒了她一句,别多嘴
我顺着提醒看去,这条难免有些可爱的狗,竟然
确确实
没有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