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总是再三问我
你最不想去的是哪里
哪怕,你是一条低能的疯狗
我们也不会
把你送到
那里

朝鲜,我脱口而出
正恩,是我下一秒的父亲
我无法再挤出
任何一滴来
因为父亲大人,万能的无所畏惧的金子弹
已使我
为祖国安危操碎的心
忘记了
镜头的存在

我走出劳动大会堂
遇到了正作为特使来这边活动的
许家印先生,他的风度,他的智慧
都激励着我
要与任何共产的未完事业
保持三秒钟距离

我说,您的风度,您的智慧,您的远见,您的辛劳,我作为在朝人士
都非常受感动
您的苦心,您的笑颜,您的一切
我甚至可以那么说
都激励了我们一家
要在这里
扎下根
打下坐
发下牢骚
做点买卖

另外,请转达将军对罗德曼先生
的敬意,与思念
若有朝一日
主席先生,能替我向总统先生转达
总统先生又能替我,向罗德曼先生本人转达
我相信
再难的国际形势
都可顺利斡旋

致敬!!!
撸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