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
久炼

蓝花

寻着水的鼻子的毛发的冲动,的片光
看到它
探伸水面

像碧绿碧清透着透心凉的呼叫的双手
它蓝色却没法勾人的花的几瓣
化成水珠又化为
水珠般跟着花起落的瓣的几点蓝花般的泪
成全为珠。

一道进入
一道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