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摆脱黎明无法摆脱睡眠的玻璃眼袋
再次,冲入
即时杯

我端起它
这没被
摔碎在命名甲板上的

并非顺着指引
并非接入现前
将它
嚼碎
再粘在
这艘满载着宏图之志的远洋巨擘上
一点,羽毛状的雨水,在浪花中打来
并非因为重量
只是羽毛的提及
掀翻了
它。
这艘该死的活该倒霉催的优良不锈钢船。
并非因为常识
而是因为默契
迅猛猛
溶入进海。

神奇的祝福
负责神父等级的能量
落入俗套。

傍晚狭长红中带粉粉里见桔
的光线
成全自己
成立夕阳。
俗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