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个包裹(最轻的一个)
第二天
我会回去
去那个从没用过的快递储物箱
用取件码,取出

有些没想到
又算正常吧

/

它发出柠檬绿
二期门口并放着两台,一台貌似寄件用,一台收件用
一期门口过道那,两台对放,功能同上

/

实际上
当晚我就回了安亭
开了那个丰巢箱
取到东西
上楼又煮了碗面后
去了竖那

叫了辆顺风车

/

真正的第二天
在嘉定老城肯德基要了超大杯及大杯咖啡后
我们去了嘉定水关中的南水关
抽了些
看了会水
主要是一些鸟
发黑发灰的,像是停在一棵树的顶端,那样,站在一个大排水孔,伸出的管道上
白的,就只当是那只看到的白的,飞开又过来,有会想到盘旋不去
有只黑灰色,以肉眼配合眼镜来看,进入了水里,叼起一条鱼并叼入低空,不说它,也算说它,说的是夺命而去

后来,我们坐上了直接开往安亭的公交(一路顺吧,出来喝咖啡逛公园坐公交都一条线)
因为缺觉吧,车上都打盹了半小时左右后(他说没睡着就当闭目养神,我睡死了据说还说了梦话)
车到安亭

因为他不想坐公交了,我觉得
也可以
我们索性
就走了回去

上回走时
天肯定没那么冷起来
这回走时
也想到天冷前,主要夏天吧,怎么在走,跟谁,看到了啥

/

这是我跟竖头回一块从地铁这边走回去

/

早上
他(算是)也叫了辆顺风车,超过了9点半的迟到允许点,还是迟到了
司机因为路上堵,来晚了,也“因为宝安公路现在堵得很,选择的走小路”

以我跟他住处距离,以及常规交通路上折腾来讲
50块多点,能到,不错

/

走前,等车来时,我们又看了会上海滑稽戏(当地的相声?小品?混合地方戏?)
昨晚就在看,后来还是下去买了些酒,看的是“姚周”姚慕双周柏春
可以,简单讲,就是活宝,有场穿古装有祝枝山的,可以
大概是大家对对联,应该是个老爷家吧,跟了七八个无头苍蝇一样的古装书生
就当是老爷家吧,老爷这头接到联子想不出来的时候,旁边那一堆书生见势不妙,便抬开腿排起队转起圈子,绕着老爷子,可能还错进,错出,嘴里都在念叨,这个,这个,或者上联的几个字吧,或者,哎,哎,咋弄,咋弄,诶,诶,诶,哦,哦,有了,有了,有了啊,对对,对,好,好,好,很搞笑,篇幅来讲挺即兴,忽然有个没那么有关的段落,被打转着拉开半天

没看到杨华生的《查户口》,或者谁的(查了下,还是姚周的)《高价征求意见》
因为后来困加喝啥的,我先倒了,竖应该看了《高价征求意见》,早上他说,还挺讽刺共产党的
我听完,想到的是,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