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背心晓晓的,你穿是不是太大了……
放那吧……

这件衣裳给你要吗,很暖和的,还有一件,你两件选一件好了……
放那吧……
海澜之家啊……
……

前者,是一件看着确实挺大的羽绒背心吧,我妈口中的晓晓,是我的妹夫
他确实是个大块头,前几年夏天在杭州做完膝盖手术后,是他把我背上四楼的

后者,一件,是有些少数民族花纹风格的黑白线衫吧
另一件,也是线衫吧,暗红色,花纹要收敛不少
都是剪了标的,估计也都是海澜之家的吧……
我爸,不知道上哪弄了两件……我特意过去看了几下……都是V领……

昨天,我还看到了好几个烟灰缸,一二三四,现在差不多有四个
我妈说,一只,是你爸爸一块钱买回来的……
一只,好像是她中奖还是哪里弄回来的……
给客人用的,她说,不是给你用的……

有时,比如吃饭摆菜放椅子的时候,呃,连她都说我,你客气什么……
那次,躺在阮家沙发上,在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洗了几乎又立马穿回去后,我走出阮家,走到了穿梭在阳光里的风里……有太阳啊,北京干啊,风又大,以为能干得快……后来,冻得实在不行了,又滚回去了……
一件剥离一件,我脱下潮湿的衣物,躺入阮家干燥温暖的公用沙发窝,阮起来后,从椅子上拿他的衣服时大概摸到了我的,这湿的啊,他皱眉,这件也湿的啊,挂起来吧,这上面能挂啊,他把我的衣服往上挂着,我从半睡半醒间扶摇几寸,说不用了,就这么放着吧……他说,哎呀,你怎么那么啰嗦啊!……好吧,这下我就没话了,就又躺了下去。其实,几个小时前,我搬出过他家的晾衣架,摊着,晾了一小时吧,后来,有些是客气,有些是因为觉得晾衣架占地方,有些或更多,是觉得整身的衣服连着内裤毛巾都那么晾在那,岂不完全暴露了?在我不够开明的眼里,我的毛巾有些娘……还是我妈寄东西时一块寄过来的……我的内裤……是所有衣物里最花的……骚货啊……哎,也是我妈买的……忘记那个搞前脱到内裤发现很不行影响发挥那内裤就是那人老妈买的他人笑话吧……我倒不是,那么接受老妈给自己买内裤……往往,是在感觉,恰巧需要那么一两条内裤时,恰巧也回家了,发现有啊,就补上了一两条……有个三四次吧,我警示过我妈,不要再给我买任何衣服裤子内裤鞋子袜子什么的……就像经历过的,俨然确凿的事情出现过颠覆……后来还是偶尔,有条裤子什么的,心想,算了吧……有时,不知我妈的状态进入了怎样的不稳定,她会突然发过来两张不知道最近还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我皱起眉,瞄了下发送者,再瞄了下小图,算是看也不看就左拉一删了……第二天,她还问,好看吗,我的天啊,我想,好看个鸡巴啊!但回的是,可以。甚至一条标题带着这些都是新型毒品的微信文章……我还是皱眉啊,我操!心想,她疯了吧!这什么意思嘛,干你屌事啊!又是,左拉一删,这次,从头到尾,我啥也没回。过了几天,或许一两周吧,我电话里带着声东击西的语气,探询了下,啊,那天你发给我什么毒品的文章弄什么啊,这种东西你以后甭发给我,这东西我肯定不碰的……她说,也是别人转发给她的……气氛,其实已转向了搞笑。
在她用过的头像里,我得说,我最讨厌的是一张五颜六色背景里有只五颜六色鹦鹉的……在我正常些,或大了后,看到她发送过来可谓屡屡莫名其妙的微信,配合着那只,我头回看到,就感觉很不舒服,很不吉利的鹦鹉,我真觉得,她疯了吧!可喜可贺,最近还可以了,努力和流动是有目共睹的……
这会儿,不知是她要去洗澡拉屎还是咋的,她又拿着她的手机关上厕所门在那唱越剧了……
阿门!!

随着厕所门打开,她像个无人理睬低着头看着手机的缄默派中学女生一样,从我门口经过……我知道,那应该是一次必要的,而不是避开什么,打扰到我之类的,厕所之旅了……现在,她播放的歌曲,已脱离了传统路线,进入到了轻松愉快的广场舞节奏……不变的是,她还在跟唱……好的,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