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惨了
(对她来讲)
现在就是
天色更黑
心情更差
声音更惨
的时候
我妈在唱
越剧

有一会我真受不了了
本着鼓励开口放声唱掉的想法
我受住了一些
以为是打字的声音,竟也被听到了
其实只是稍事休息,再次起来了

还行还行
在等我爸八点下班回来吃饭
回来这些天
他都是八点下班后回来吃冷饭的
有时跟他说,菜热一热,热一热
他基本都说,不用

今天,是我妈主动说,等你爸爸下班再吃吧
我说好啊

后来我妹跟我说,明天她跟我妹夫去上海,应该下午一两点,你要不要一起?或者你不想回去的话晚几天OK
我说我想想,晚点告你
一个表示OK的手势
大概五分钟后,跟我妈说了声后
我跟我妹说,ok,明一块走吧
又一个表示OK的手势

+

唱起响来!
在吐了口痰,发现她的声线收缩后
我走出门,走向厕所,响响说道
声音再次放开,我的夸张,随之解散

+

隔空放话

烧饭咯!
慢慢来哎
七点多了,你爸爸……
七点半烧来得及伐,再唱一会哎
好的!

音响(应该是手机外放)的声音忽的拉开
以为是剧,又以为是九十年代老歌,又听了会儿
像是她和着九几年老歌,自录的一段,主要是那些萨克斯音吧,旋律仍在,她跟进至
已录过的,自己的声音里

+

歌已换
又有些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