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门
外头的门也开了
我爸刚好
中午回来吃饭

拿着(太平话里就一个音,guai,四声),这张给你当古董
我顺势望去,他递给她一张
紫色五毛纸币,她接过,看着
花花了喏,什么古董,我说
唉呀,现在这种五角钞票很少见了,这就是古董啊,我爸说
现在这种很少很少了,听卖菜的老太婆讲……我妈在说

在她暂连不上家里史上首次无线宽带的oppo手机背面
是一个应该来自我姨那的平安保险公司定制指环扣
倒过来
中国平安
PING AN
保险·银行·投资
最下的二维码桔黄中心里
是一把站立的,卡通钥匙
昨天看篇访谈,巴勒斯说
《时间、生活、财富》是一个警察组织

午间新闻
“百名红通人员”李文革回国投案
在那里,他走下飞机,戴着鸭舌帽低着头遮住脸出现在法庭上
我放下筷子,其实是放松,又是夸张的
回到屋子里,打下了前两行

再之后,是一些同样操逼的新闻,以及操逼广告
剪纸,或书法,缓缓流出的,是要教你,做一个自爱自净具备公德的当代人……
因为我妈,企图指使我,给这两天生日以及要搬进新办公室的我姨,发去18块6毛6的红包
我跟她,怼了几句
她说人情啊,你不懂……

之后
从邻近的气息上
她确实,又转入了一些颓势
我夹了几口鱼,按着,要扭转几下的念头
移动了下气氛,或许,所谓话题

再之前
我爸还没有从桌子旁走开的时候
我又说了她几句,说以后寄东西的时候,千万别放什么塑料手套,最好甭寄
前两天,回来时,我把那三双,由这里,一块寄送出去的,一紫,一绿,一全黄,塑料手套
全部背了回来
她说,你可以跟我私下讲,你爸在这,听了又要怪我
我说唉呀,什么私下私窗讲,家里人说话都不能这么讲,还要怎么讲
那,或许是,那红包之颓势的,一个引头

而有时候,比如,饭前在群里,给大爸@的一段话
在吃饭时,我想,是不是私窗说会更好

……搅来搞去,或许,那也是人情,是残留吧
这会儿,也恰恰喝完,昨晚上留的,藏在某角落的,三分之一罐啤酒
经我手,它发出此等材质,经任何手,都会发出的,扭曲,凹陷,挤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