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条项链
我要卖掉它
还有一条
是竖的
他说一块卖掉吧
我还找出了个金的
上面有一些据说戴上后运气会好但一直凹着的暗黑暗纹什么的
也准备一块卖掉

后来
还是真的后来
我根据地图找到的那家金银加工店
只收了那个金的
是个金坠子
大概也就一克吧
老板站在大概也就一平的铺子里,用手掂了掂,金色的金属离开肉色的手掌又再次返回,也算是给我演示了一下
我不能说什么都没看到,什么电子秤啊精确到毫克想都不要想
他往那个坠子里头,一圈从没被我发现过的镂空排挡里
先是钩钩拉拉,再用镊子抠抠拽拽出了一个紧致的黑色橡胶环
就像一条从自己胃里被硬拽出来的蛆的鼻环一样,还没等我来得及叫它一声蛆蛆,或者同意
就被弹到了街上——如果我愿意,并可以,是可以听到它蹦跳在路面上的声音的,它与大地接触再分离再接触的质地,表明它压根儿不管什么活力
当然,所有的问题都随着老板拿起喷火枪对着严格来讲还属于我的金坠子喷出几束青色桔色分工分明的烈焰后随之递来的两百三烟消云散
就像,我从没把当天金价消化完

可以可以!
吃顿好的!

哦对了
银的是因为太便宜了没卖出去,我问了问他劝了劝,或者说,就是基本拒收
我问多少钱吧,给个数吧,操,两根大鸡巴链子虽说它大有些遮掩鸡巴
他总共才肯给我三十块,哎,开什么玩笑啊,算了算了
那个人在我隔了几天又带着银链子过去后
显露出了第一次过去时并没有冒出来的鄙夷之情
我可能言重了
作为这种情况里
精确无误的沟通者
我毕竟
说上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