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我就抽到了白事烟
又是两包
中华

一些乡村关系故事
一个做姑娘时就扎进去了的女赌鬼,一两个像是不肖子的所作所为(也有一两句一两个为人不错的)
比如,在血缘关系附近的,被议论到这里的
跟东家说的盖房子买钢筋用的两万
跟西家说的后来总算被讨回来的干嘛干嘛用的五千
路上老娘碰到都被问,借点钞票吧,老娘一把年纪了,哪里来的钞票啊……
那出刚好撞进这个时间点的,老头老公双亡的双重白事,哭的最惨的是……
她伤心死了吧,当然啊,这还不伤心啊,她哭死了吧,是啊,哭死啊……
出于人际或许还有财力的考虑,摆了四桌酒,还空了一桌……
没来的,说的是,运道这么好,办酒这天,那家刚好要进新房子,没来情有可原……

现在,他们在搅拌冬至到底过去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