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后
并没把房门打开
在这个微小的环境里
我想
安静抽一根起床烟

开窗
或破开更多窗的面积
楼下
可能是因为挺久没在这个月份的这个时段在家
天暖时都发着绿的两株大树(或更多株)
一株仍然绿着,它的像是花穗的部分,发着紫黑的颜色
另一株,即是那天聊到过的,仿佛女人,宫廷,富贵的,金黄色
通体的植物金黄,其实可以割去仿佛的部分

大概是前一株上,一片枯黄的落叶,像季节与气体的螺旋下降
下降到现代生活轿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附着
再是从后一株上,纷纷降落的,金黄,盘绕的树叶
一只小区里的野猫吧,是猫质感的,桔黄,间杂着白,在这一天的这个时段
缓缓,还算舒坦地,从楼下,也从那辆轿车旁经过,这是它的质感
在绿色及金色大树的旁边,我甚至看到了
一两株,褐红色的小树,不知是这会才看到,以前就有,还是中间
栽种上去的,以我看,以前就有吧,只是像其他,在忘了后,又点开了我,那么一点

我灭掉烟,看到刚刚捡到垃圾桶里包着吐过的痰的几团纸,竟在对号入座中,呈现撸管后擦拭般的状态……
我打开门,端出昨晚喝过的杯子,当天喉咙的首次发声,说,爬起来了
声音,以及之后跟着的声音,都算是短促,还算有力,带给人(其实就我妈了)积极感觉的吧
我走向厕所,再吐出一口,类似诞生于肺气泡,下坠气球般的,一朵痰,的泡
使我想到,昨晚上,跟了了走路上看到的,最近流行,甚至门诊门口都贴着的,禁止进入的,光艳气球,了了说,那里面装着的气体,爆炸起来,威力是可以的,是氢气吗?是稀有气体吧?
路人骑着共享单车过去,高声喧闹间,我甚至头都没怎么转就咒骂了一句,后来知道自己过了
又有路人,走着,或也骑着车,拖着那透明中紧随出彩色发亮线斑的气球,过来
如果爆炸,那个气球,离那个人的面部,就是那么一点,距离

我挤出牙膏,因为注意力不够在那上面,挤出了挺多,依靠收缩牙膏管
妄图吸回部分冷酸灵牙膏的想法,宣告失败,倒是在那就这样吧想法的行进中
我想到,那或许又是,管口增大,保持,微微增大,属于牙膏厂的阴谋

越剧的声音响起,我妈最近用手机,或个小小的蓝牙音箱(这两天好像不怎么用了,可能手机就够了),经常放
她爱它啊,这会儿,经常,是跟着唱的
她唱得可以,我客观地讲
只是,那曲式,声调,是带些苦的
如果苦能因此排掉,如果苦能因此得到关照
有时,如果天色更黑,心情更差,声音更惨
那简直,是苦爆了

就在刚才
当我推开窗
也再次想到
自己行事中,反侦察的部分,来自她吧
而缺乏勇气的部分,是来自我爸,我父亲,来自与他的交流断过那么久?

这两年,已好了蛮多
与他们的接触,有时算是很自然很像个儿子了吧,甚至,哟,已有些懂事?
那样好吗?
昨天,给我爸买了张回台州的票(他奔丧去,我爷爷那头一个老人七八十岁去了,他儿子给老人置办丧事期间,突然也挂了,也就五十来吧,我爷爷就是五十来挂掉的,田间耕地,我以为是炎炎夏日,我妈说是正月时候——这样,我爸就不得不回去趟),今早8点33出发,大概9点半到温岭
再是换车,听说黑车现在一个人三十块了,前一阵,应该是慧坚阿舅去了后吧
我妈,小舅,姨丈,三人回去,打了辆黑车,三人一百,小舅说,还是被宰了,三人七八十就够了——

现在,他已经到了台州吧
而我,刚刚准备开始
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