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就两套房子……”

天也不算很冷
两个穿着铁路制服的男的
并肩走来
靠外的,手插西装裤口袋
刚过马路前我也手插裤口袋,休闲裤
快过到这边时
插入的手指由中指食指调整到整个手掌

票呢?
纸质票快速出口打开
转栏摇动
我尾随而入
负责检验出口票的中年仔
在后头微拽了我一下,妈的,是我的右肩位置
我摆起手中终点站松江南的车票
右手拇指压住松江南三字
并未回头,说,在这呢
我缓步走出
检票仔也未再纠缠
理论上崔征送的较为暂新的背包
谢涵送的帽子
都掩护了我

成功
就是那么简单
据说这时代拉出屎是成功的第一步
因为可近推至昨天今天两趟无法改签至当天车次外的操逼车票
或远溯至最近三次总计约七八十块的退票费
让我决定,一定要
完成这次高铁逃票

因为家人等着吃晚饭吧(说的是谁没有家人谁又没有家呢?)
我简单交待下
在检查车票的乘务员来回游动,并靠近前
我大概三次进入厕所
并锁定一段相对较长的独处时间
再变换变换,一两节车厢
与游动着的,靠近着的,乘务员,镇定相待
此次回宁波
我在睡晚又退票
由我大表妹拎开我竟然忘了可以购买邻近始发站车次的闷盖子后
我再次掷下10元
买了D3103中最邻近上海虹桥站的一站
即松江站

凭着这10元小票
我合法合理进入高铁通行的第一道门阶
怀揣着他妈的朝令夕改不近人情操你妈逼乱收我退票费的余怒
抵达了这里

先这样
反正这次OK了
我仍然在积攒经验
就像仍然在通过细节

刚刚
大概这首行进到中间段落时
我大表妹就来了电话
我直奔所需
说出来了
她说出来了,那好啊
下午时
我告知其命名为小阿冰美少女biubiubiu~的id
说,蠢啊,这招好,看我能不能逃票
她说,智商不在线啊你

以及我爱手机
或只在敲打着的这会儿

而票据
已被我再次撕毁
虽见证这历史性的首次高铁逃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