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到一个人
这个人上两天已经去了
在他的显示里:慧坚阿舅

在已知仍在的屏幕字体里
至少有两人,是这样

定然
他家,某家
人数更多,远远更多
就像我,或者某人
定然,远不算,是世上最苦的人

要比苦吗
在童年的经过里
我,或者某某,某某某
算是幸福的吧

说到某
现在的案件说明里
都是一个姓,跟着个敷衍了事马赛克般的,表示名字的,某,或某某
《寻找李姑娘》,那天坐在宁夏饭馆里,电视上
高清的画质里,一个类似嫌疑人的人
摇头晃脑着,算是突破了些,那只知固定到一处的,象征性马赛克
再往前……同家馆子,同样的电视,画质,是夏天吗?中非峰会?G20?法西斯聚餐?记得那像是大剧院的舞台下面
有普京待撕毁的脸……舞台上面,是个毫无风韵的,歌剧芭蕾京剧混合节目
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