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错过任何与它接触的精力
把它冲入下水道吧

(那首在那好像还给起了个标题
叫地沟游

之类

挨着起来时那阵我想,它好像叫……阴沟爬行——这也是现在往前往那想到的——这个可能性,按着脑沟如阴沟被灌入时的爽度,很高
下午时我走在路上快走进那片绿地时我想——今天那门竟然是开着的——我甚至因此,因为没有锁,大门敞开,因为畅快着进来,没有狗,以及狗叫,因为停了几辆上次来没见过的电瓶车,因为天气,绿色,太阳,心情,天上的蓝色,打发,时间,关系,ok,进入了一片,能拍下影子的pose——它好像叫地沟爬……

有时省略在前面,像……这样
有时省略跟在后头,像这样……

还有一天
我呆到了那片绿地中间些的位置
喝了些后,我跪在地上,像条狗一样,在电话里这样说着
并尿到了地上
又坐了一会儿
四五个过来的工人——可能那边还有活吧
与我对看了几下
出来时
一个戴着墨镜骑着休闲中有些拉风的电瓶车过来的仔
问我这里面是公园吗,免费吗
我说不是公园,是块绿地,免费,全部免费

又有一天
就是昨天吧
我过去时
有三个也没什么事的男的
分别在我走到躺下位置的路上
前两人都拴了辆小黄车,在旁
第三人大概脱了外套
坐在草坪边缘的一处
与包括我在内的另外两人
形成某种三角

一辆铲土不知推土还是两者皆可的机器
一个司机坐在里头
要不是有时我注意到了耳机外边的声音
都不知道他正带着机器忙活呢
加上这两天增多的各式车辆,和里头活动的人
我推测
这处邻近魏玛原墅的绿地
很可能将被打造成一个不如现在的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