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从地铁闸口里钻出来后
我大概看到了他
走了几步一回来问他,是买电脑吗
就对上了
确实按他描述的差不多
也戴眼镜,黑帽子,五十左右
眼神已入五十级别呆滞
我甚至想,他有没看到我从那钻出来
以影响我作为一个靠谱卖家
一番简单的试机及用机交流后
他给了十五张大钞
在他的钱包里
我还看到一张绿色的五十的
压着那叠红色的一百
五十并没有一块过来
他不使用支付宝微信等电子货币
闲鱼上在我说了多次私窗说更方便后
还是坚持留言沟通完所有事宜
我甚至回复的太多了
光私窗聊更方便的
我就先后表示了三次
从他的交易风格
以及基本空白的买卖历史
我略带草莽推测
他不想留下任何电子交易记录
或尽可能少的
他是干什么的呢
会是个该死的安保人员吗
他大叠的现金
是怎么来的呢
会不会是
不想让他多事多察的老婆(很可能已经多嘴且年老珠黄了)
或者上司,并行部门
知道他来过那么几出呢

显然
很显然
可能
很可能
我想多了

总体来说
过程在某种基本的仔细中
进入畅快
最重要的
最后
钱到了我手里
我查了两个附近的招行
虽然没带卡
还是凭借仿似昨天输入过的记忆里
以及上一回小小麻烦后的暗块整理
像口诀,像口哨,像口交
我在两个准备冲刺的四位数里
先输入了后头那个感觉可能性更高的
各大支付平台,以及招行本身的任何账户信息中
都以相同星号隐匿的中间四位数
来到了它们采购且很可能还修理过的存取款一体机屏幕上
为了比某种确定更谨慎
它们怂恿我输入两次
在那两次里
那两排十六位数联结着我的四位数幸运号码竟都输入无误
近期少见的一叠大钞
顺利存入了我的账户
不知是活期呢还是其他
提醒都没有自然就是活期吧
一张凭据并未经过我同意
滋啦滋啦冒了出来
我拿住它
被玻璃与金属密闭的
ATM包间里
ATM机旁边的黑色垃圾筒里
竟没有一张,或一片
完整,或撕碎过的票据
我走出玻璃毛玻璃天然或混合金属
的联合阻挡
来到了某种人口茂密的徐家汇街上
我撕碎凭证
丢入了某个地方
很可能是个垃圾桶
这两天
我已经收敛了一点点
有一二三次
我可能没把垃圾乱扔
但很快,就在丢弃凭证后,的后面三次
我恢复一定的放肆
它有些形状
但也并没把我套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