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奔波/动摇在我的欲望/由我出去的东西之间啊

原以为画质低的是窗帘原来有的

看了会,跟昨晚存的看不出区别

往前想吧

当时德里想到德黑兰,脑中自东向西划过去,好像停在了票价

为什么

那天买票时我想到了德黑兰

抽了根红梅蹲屎,快抽完时,顺着味道一看,白沙

撤回会传染

比中午呢
现在注意力比较集中

俩瓶子就是前后双引号

还以为是星盘解读……

介于治愈和毁灭之间,太阳上升般
降落(现在它在脑子里还是金黄的)
天的颜色覆盖现实的蓝,窗帘的黄,同摆在虚实跟前

不像挽回,不像破坏,why

某些时刻里
我化进你
牙齿蛀到
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