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毁了这一天

要是今天按那个方向去
十之七八又要坠毁
毁的方法很简单
就是干上那件贱贱的偏离的事
但我没有毁了这一天
我奋起而去
干了一件更应该干的事
下午跟大爸电话时
差不多感觉,昨天过去事情一件一件来
还有句话,也是大爸的话
是竖转给我听的,人是最重要的
我这两天老想起这句
包括刚才洗碗时
我想啊,恩,人是最重要的
然后神呢,也不能为了神让人遭难吧
也不能为了写诗更该去救人时不去救人吧?
也不能因为写写呼呼渣渣什么的忘了怎么做人吧?
人是最重要的,意思是不是说,人一出来,其他就是其次了
这人就在你面前,你还要给我看什么他写的画的撸的?
有一些些,可能又是一点点,谁知道呢,又是我想多了?

这些
我已厌烦
我stop

早上看个有5页的帖子,里面是讲抑郁躁郁什么的
有些是有关多巴胺失调的,我觉得我最近多巴胺失调了
我调整调整,出来出来,空开些时候,就像
今天这样

昨天我就很失调

但昨天
已然确然必然已经过去

傍晚
煮碗面洗了碗以后
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她远比我失调
昨天去医院看我表嫂
我表哥看我大概很恍恍惚惚吧
叫我妹和妹夫带我去吃个晚饭(说来当然口水都惭愧)
后来去了一家距离不近路上还经过了外滩那一片还讨论到
震旦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之类的大饼油条店
啤酒很贵,妈的,很普通的超(淡)爽三得利鸡逼卖10块
中间,我妹跟我聊到了我妈嘛
说我妈前阵,我问,是我来上海以后的事情吗
她说应该是,那天她就在我家啊,亲眼看到我妈躁起来,拿着做衣裳的大剪刀冲着我爸……
哎,这个刀具我太熟了,以前啊,我们一家都要年轻个十六七八岁的时候,他们俩正值当打之年,已从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天六到了撕逼分居状态,那时候啊,我妈撕心裂肺时,就是坐在大理石地上,边哭边惨叫边拿着那大剪刀,一下再来一下往胸口扎啊……
之前我还听到过,因为我真的一般不在家也不怎么想在那时候啊……
我妈躁起来时,把家里的所有东西(当然不要那么论量)都扔了出去……
家里人主要是我阿姨吧,劝她去看看医生吃吃药,她很抵制啊……后来,他们又主要包括我表哥和我妹也就是大表妹了,劝我去劝我妈去看看医生吃吃药啊……啊……劝是有的……但我,也不是完全鼓励的,也不是完全,放在心头的……
早上看那里面,说这些失调的器质症状什么的,是有遗传的……

不说那些了
今天不错
我差不多是,破,了出去

废话来讲
跟自己的语感相处了几下
也算是正面了几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