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住的地方叫安亭
刚搬到这那几天,打坐标时
有时,我会把它记成安亭,有时记得更精确些,也就是安智路
这两天,我更愿意把它记作安亭
它给我的感觉更明显,面积上的,心理定位上的
也包括,它更让我感觉到耻辱

我最近说话浑沌/混沌,沌的面积太多了
自己能感觉,感觉进行时,哥们也会那么说
甚至不用说,有哥们就会说,你那个黏稠啊
要是去掉会更好,那会,我的沌,也就是差不多的黏稠了
也没这阵子那么多

中间,包括现在,今天好很多,应该是停酒,加停怂
今天状态还不错,当然,要谢起来,哥们一个个,朋友一个个
问题一个个,压抑一出出,应该都能谢过去

中间,包括今天之前
我有时感觉自己非常病态,哪怕是分裂
也已经不要那么去说了

我会很起伏,但欢快的时候
我更容易感觉到,那就是我

现在呢,现在没有那么欢快
明显,比前两天,要轻快

这首诗刚开始时
大概就想写三四行

现在住的地方叫安亭
有时我会把它记得更精确,也就是安智路
但现在,我更愿意把它记作安亭
那感觉要更耻辱